一座宝塔牵出的渊源

文、图/金立言 范 洁   2018-09-14 10:04:09

五塔寺,位于北京市海淀区西直门外白石桥以东南长河北岸,建于明代永乐年间,原名为真觉寺。到了清末民初,一场大火将寺中四塔付之一炬,仅剩金刚宝座塔。

五塔寺内原有大小楼阁殿宇200多座。1987年,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在原寺基础上成立,陆续对北京地区的石碑、石刻、石像生等文物进行系统的保护。石刻,是造型艺术中一个重要门类。今天我们将这座古寺、宝塔石刻与瓷器上的纹饰相对比,相信会对当年的文化繁荣、交流融合与传承产生更新的了解与认识。

| 弥足珍贵的宝塔 |

关于金刚宝座塔,明代崇祯时期由刘侗、于奕正所著的《帝京景物略》中曾提及:“成祖文皇帝时,西番板的达来贡金佛五躯,金刚宝座规式,诏封大国师,赐金印,建寺居之。寺赐名真觉。成化九年,诏寺准中印度式,建宝座,累石台五丈,藏级于壁,左右蜗旋而上,顶平为台。”

这段内容记载了明永乐年间,印度僧人献金佛五尊从而得到永乐皇帝赐塔的一段佳话。寺中仿木石刻匾额“勅建金刚宝座”,落款为“大明成化九年十一月初二日造”,准确地记录了真觉寺金刚宝座塔的竣工年份,弥足珍贵。

而首都博物馆展出的一件于北京五塔寺塔基出土的甜白釉刻花缠枝莲纹罐,造型优美、釉质精良、器身刻花、细腻清晰,也恰为此塔的建造年份提供了佐证。

金刚宝座塔是印度佛陀伽耶精舍形式的佛塔。所谓印度佛陀伽耶精舍,即释迦牟尼得道处伽倻山寺所建的纪念塔。金刚宝座塔四面浮雕,挺立俊秀,堪称明代建筑和石雕艺术之典范作品。全塔分为塔座、塔顶两个部分,塔座为矩形,其上雕刻有精美的梵文,共有五方坐像1500余尊,还有菩今天的金刚宝座塔仍以庄严身姿诉说着历史过往。萨、天王、罗汉等人物形象,以及包括狮子、孔雀、金翅鸟、象、马等图案在内的五方佛的坐骑,其雕工生动细致,内容丰富多彩,令人叹为观止。

| 生动传神的形象 |

在这些五方佛坐骑的图案中,孔雀是西方阿弥陀佛的坐骑,代表清净人的贪婪之毒,将想蕴转为妙观察智慧,三昧耶形为莲花。故宫博物院藏有明永乐款剔红孔雀牡丹纹盘及林良所绘《孔雀图》。林良是明代著名画家,常应皇帝诏令作画。从这些藏品中,足见孔雀纹样带有浓郁的宫廷气息。

明代正统、景泰、天顺三朝,由于没有发现带有官窑年款的瓷器存世,故称“空白期”。在这段时期的瓷器上常见孔雀纹样,最为出名的一例系故宫博物院藏青花孔雀牡丹纹大罐,牡丹迎风绽放,枝繁叶茂,孔雀嬉戏于牡丹花中,姿态各异,生动传神。

天马,是南方宝生佛的坐骑,代表清净人的傲慢之毒,将受蕴转为平等性智慧,三昧耶形为宝。梁国《昭明文选》云:“天驥之骏,逸态超越。”李善注:“天驥,天马也。” 马不仅为战争所用,而且其速度快如疾风,表示佛法传播广远、一帆风顺,一直作为吉祥瑞兽受人青睐。商周贵族墓中常有御者及车马实物出土,此时墓葬中所出动物形象,多以工艺品的造型出现,或作容器,或作器座。到战国时期,金属、陶、木等各种明器多有马的形象出现,虽然造型显得古拙,但它标志着新的丧葬制度出现,为后代陶塑明器的成长发展准备着条件。至明代中期,“天马”纹成为常见瓷器纹饰之一,今年在故宫博物院举办的“明代空白期御窑瓷器展”中,展示了一件景德镇出土的青花海马纹贴塑四铺首器座,与金刚宝座塔上的相关石刻内容一脉相承。

明成化 “勅建金刚宝座”石刻匾额

首都博物馆展出的五塔寺塔基出土的甜白釉刻花缠枝莲纹罐,为金刚宝座塔的建造年份提供了佐证。狮子也是瓷器上常见题材之一。金刚宝座塔上的狮子石刻,蹙眉瞪目,四肢蜷曲,尾部上翘,似要纵身前跃,生动活泼,呼之欲出。清代康熙《坤舆图说》中载:“狮为百兽王,诸兽见皆匿影。性最傲,遇者亟俯伏,虽饿亦不噬……掷以球,则腾跳转弄不息。”狮子也是菩萨的坐骑,与佛教息息相关,明代《玉芝堂谈荟》中就说:“释者以狮子勇猛精进,为文殊菩萨骑者。”

故宫博物院收藏的一件青花压手杯,杯心单圈内饰双狮戏球纹,球内署青花篆体“永乐年制”四字款,青花发色浓艳,赏心悦目。在中国陶瓷史的明代“空白期”,狮子滚绣球是瓷器上喜闻乐见的题材之一。比如今天我们可以见到的由日本藏家珍藏的一件青花狮子戏绣球梅瓶,画面生动活泼,中锋运笔所绘狮子显示出高超的绘画水平;其青花之发色不似宣德之深沉浓艳,亦不像成化柔和淡雅,具有明显“空白期”特征,独树一帜。

| 看似无关的相连 |

除动物纹饰外,五塔寺金刚宝座塔的塔座还交替刻有法轮、金刚杵、宝瓶、福牌等法器纹饰。在故宫博物院,藏有一件永乐款鎏金铃杵。杵是佛教法器名,原为古印度的一种兵器,佛教密宗用以示坚利之智,是断烦恼、伏恶魔的法器,象征菩提心。据文献记载,明永乐四年(公元14 0 6年),西藏尚师哈立麻千里迢迢到南京觐见永乐帝,受到隆重的礼遇,此铃杵即在永乐帝赐物之中。

明正统 青花孔雀牡丹纹大罐 故宫博物院藏

金刚宝塔石刻孔雀纹 如今走进五塔寺这座古寺,穿过金刚宝座塔就进入了石刻艺术区,正北面的三足石雕炉尤为赏心悦目,主题雕刻八卦纹饰,间饰云鹤纹,与一件由日本私人藏家珍藏的青花云鹤纹香炉如出一辙,可推测同为明嘉靖一朝的工艺精品。

说到明代嘉靖皇帝,他崇信道教,嘉靖官窑瓷器很多都与道教元素密不可分,譬如“八仙祝寿图”“八卦云鹤图”等等都是当时的流行题材。嘉靖二十一年(公元1542年),杨金英等十数名宫女趁嘉靖帝熟睡之机,企图谋杀,未遂,这场“壬寅宫变”堪称中国历史上一起绝无仅有的宫女起义。之后, 嘉靖皇帝将住所迁至到了西苑,西苑同时也成为嘉靖一朝重要的祭祀场所。今天首都博物馆收藏的斗彩八卦花卉纹三足炉等重要作品,皆反映出了嘉靖时期的纹饰特征。

通过这些讲述不难看出,古寺、石刻、名瓷,看似毫无关系,却通过纹饰紧紧结合在了一起。岁月沧桑变幻,传统文化得以通过文物流传于世,人们依然能从古建及古代艺术品上窥见当时的繁荣景象。而现在,解读文化、传承历史,也将由我们来延续。

金刚宝塔石刻天马纹

明正统 青花海马纹贴塑四铺首器座,系故宫博物院今年举办的“明代空白期御窑瓷器展”展品。

《中国收藏》2018年9月第9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8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一座宝塔牵出的渊源